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笔趣阁 >> 杠三国 >> 第62章 美人计

站在貂蝉的门前,吕布又犹豫了。对于是否能杀了朱言,又是否能取而代之,重新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权柄,有了些不确定,也对要让貂蝉委屈求全的付出于心不忍。

他看着严氏道:“要不算了吧。”

严氏冷哼道:“大丈夫当断则断,若不是将军一直犹豫不决,岂会给朱言等人机会?”

这话说的好有道理,吕布无法反驳,严氏不等他犹豫,直接上前,推开了门。

貂蝉正在做女工,看见严氏和吕布进来,连忙起身道:“将军和姐姐怎么来了?”

吕布讷讷不语,严氏拉着貂蝉的手,转弯抹角的说着客套话。

说了半天,吕布也没能开口,严氏多番示意,没有办法,只得自己亲自上阵,说起白天的事。

貂蝉道:“这未尝不是好事,将军勇武,带兵打仗,定然战无不胜。”

严氏哭道:“话虽如此,然将军原为徐州之主,现在不但被人夺去权柄,还要到那黄口小儿手下听命行事,姐姐想着,就觉得为将军委屈。”

貂蝉看了一眼吕布,道:“这也是没有办法,若是去其他地方,尚且未必能居大将军之职。徐州现在,万民归心,未必没有一番作为。将军前去,未来权柄,也未必就弱于徐州刺史之位。”

吕布终于开口,道:“貂蝉也认为我该去徐州吗?”

貂蝉思索道:“妾身不过妇道人家,哪懂天下大事?不过是将军若暂时没有更好的去处,先去徐州也未必不可。”

吕布点头,似乎颇为赞同。

严氏见状,急忙出言道:“若是以往,姐姐也同妹妹一样想法,但此时有一百年难遇之良机,就能让将军不但可重掌徐州,还能有望天下。如此良机,若是错失,必然不会再有?”

貂蝉心中一惊,问道:“姐姐说的是何良机?”

严氏道:“此时朱言就在下邳,身边守卫薄弱,不过一个高顺,若能杀之,则将军可取而代之。”

貂蝉吓了一大跳,惊问道:“将军要杀朱言?”

严氏道:“那朱言小儿,窃取将军权柄功劳,此时杀之,不过一报还一报,有何不可?”

貂蝉心中着急,道:“朱言深得百姓爱戴,将军若杀之,难道不怕被群起而攻之,又如何能取而代之?陈宫、张辽等人也必不同意。”

严氏道:“只要朱言一死,陈宫、张辽谁都不能服众。他们除了选择将军,还能如何?只要将军保证,按照他们的策略行事,陈宫等人就算不同意,但为了大业,也只能答应奉将军为主。不然徐州自乱,也不过是便宜曹操、袁绍等人。”

严氏说的是有些道理的,徐州一党中,不论是陈宫、还是张辽,确实都没办法服众。

貂蝉还是不赞同,道:“就算如此,朱言身边尚有高顺将军,和一队陷阵营守卫,将军单枪匹马,想要杀之,也不太容易。”

严氏道:“此事将军已有妙计,现在只求妹妹为了将军大业,受些委屈。”

貂蝉不知道严氏和吕布打些什么主意,狐疑的问道:“不知将军想要妾身做些什么?”

严氏道:“将军打算今晚骗朱言入府,然后由妹妹灌醉朱言,带入后宅。等将军灌醉高顺,则朱言可擒。”

貂蝉如遭雷击,面色惨白的看着吕布,颤声问道:“将军视貂蝉为姬妾否,竟如此送人玩弄?”

吕布羞愧不语,严氏道:“将军对妹妹情深义重,为了将军大业,就只能委屈妹妹一回了。”

貂蝉并不看她,只是泪光盈盈的盯着吕布,问道:“将军要行此险计,貂蝉不敢阻拦,然府中歌伎并不少,为何要让妾身前去?”

严氏道:“那朱言小儿,身居高位,必然不缺少美色相伴,府中唯有妹妹绝色,妹妹不去,恐难以将其灌醉,也难以将其留在府中。”

貂蝉看着沉默不语的吕布,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她惨笑道:“貂蝉不过将军姬妾,将军要让貂蝉分忧,乃是貂蝉本分,妾身这就下去准备,还请将军和夫人先出去。”

貂蝉转过身,背对着吕布二人。

吕布抬头看着貂蝉瘦削的背,张了张嘴,道:“辛苦了……以后,以后我必厚待与你。”

貂蝉不说话,吕布只得起身离开。

二人出门后,屋内传来貂蝉悲痛的哭声。

吕布站在门口,徘徊不去。

严氏道:“将军先去准备吧,貂蝉妹妹这里,以后将军厚待于她就是。就算是给她正室之位,妾身也愿意。”

吕布还能说啥,只得先行离开。

傍晚时分,吕布管家前往原陈宫府邸,也是现在的市委所在,去邀请朱言,说吕布已经答应明天一早,与朱言一起前往徐州。

现在邀请朱言前去赴宴。

朱言颇为高兴,以为吕布终于想通,向现实低头了。

于是带着高顺、徐庶前往吕府赴宴。

吕布殷勤的带着严氏与貂蝉,还有女儿在大门口迎接。

这是朱言第一次看见貂蝉,二十六七的年纪,果然国色天香。

窈窕的身姿,丰盈的线条,精致的五官,楚楚可怜的神态,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而诱人的气息,就算是后世见多了那么多明星,依旧感觉到惊艳。

徐庶也被惊艳了一下,然后赶紧移开目光,看向吕布。

吕布和严氏注意到朱言的神态,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又蓦的绽放成笑容满面的欢迎。

吕布道:“拜见主公,吕布愚钝,承蒙主公救命之恩未报,还劳烦主公多次上门邀请,却没能感知主公好意,如今幡然醒悟,必执鞭坠马,报效主公,以报主公厚恩。”

朱言感觉有些奇怪,这不像是吕布会说的话啊。但也没有多想,笑着上前,拉着吕布的手,道:“将军勇冠三军,徐州能有将军,徐州之幸也。”

一行人鱼贯而入,宴饮开始。

一队护卫守在大堂门口,吕布没坐主位,而是坐在左边。

对面朱言居中,高顺、徐庶坐在左右。

吕布身边陪着严氏,貂蝉坐在朱言身边。徐庶、高顺身旁,也有歌伎相伴。

朱言连忙拒绝,道:“将军客气了,怎能让嫂夫人倒酒。”

吕布噎了一下,还没开口,貂蝉已经笑着说道:“总统说笑了,貂蝉不过将军府上姬妾,如何担得起将军嫂夫人之称?”

说着,已经笑盈盈的给朱言倒好了一杯酒。

吕布大笑道:“主公客气了,自古美人配英雄,主公在此,貂蝉自然该服侍主公左右。”

高顺看看吕布,又看看貂蝉,觉得有些奇怪。

徐庶看看四周,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就没说话。

朱言有些吃惊,都说吕布好色如命,难道以前认为的他对妻子情深义重,这其中,不包括貂蝉?或者,这就是古人的以妻待客?

他还要推辞,貂蝉已经软软的说道:“貂蝉能服侍总统,是貂蝉的福分,除非总统嫌弃貂蝉年老色衰,入不得将军眼了。”

朱言这下有些乱了方寸,以前讲过明星,那是在电视上,现在这么一个大美人,二十六七,正是最美的年纪,他心跳确实快了几分。

见貂蝉已经端起酒杯,递到了嘴边,也只能接了,连连道谢。

但也不知是该称呼貂蝉小姐,还是嫂夫人。

吕布见朱言喝了一杯,大笑道:“主公海量,吕布再敬主公一杯,望主公原谅吕布以往不敬之罪。”

这杯不能不喝,朱言只能接过貂蝉再次递过来的酒,道:“将军言重了,哪有不敬之处?”

吕布又道:“这一杯再敬主公,谢过主公当时白门楼上,救命之恩。”

“……”

“这一杯,再敬主公不计前嫌,屡次前来相招……”

“这一杯,再敬主公不以吕布不敬,而委以总司令之重任……”

五杯酒下肚,朱言吃了几口菜,压了一下酒味。

徐庶在旁边陪着。

吕布还接着劝酒,高顺却不喝了。

吕布笑着问道:“伯平如何不喝,可是还在怨恨于我?”

高顺道:“将军严重了,只是高顺职责在身,不能喝醉,还望将军见谅。”

吕布不快道:“伯平素来海量,如何会喝醉。况且此乃吕府。就算喝醉了,难道还有甚危险不成?”

高顺还是不喝,只说将军见谅。

吕布看着朱言,朱言也有些犹豫,劝道:“军中职责如此,还望将军……”

话还没说完,吕布已经放下酒杯,不快道:“难道主公还不放心吕布吗?”

这是要翻脸的节奏?

朱言愣了一下,觉得吕布有些胡搅蛮缠,但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古劝酒,都是如此。

他还没有想好如何作答,吕布已经换上了笑脸,道:“既是如此,也罢。等到下次,伯平不再职责在身,一定要灌你三坛。”

高顺道:“到时候,高顺随将军惩罚。”

席上又笑了起来,貂蝉又给朱言递上了酒杯。

酒席未半,朱言已经微醺,他不想喝酒了,但遭不住貂蝉这么个国色天香的大美人殷殷劝解,也不能喝到一半就撤吧,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喝。

到最后,已经分不清自己闻到的是酒香还是身旁女人的体香了。

他完全靠在了貂蝉身上,努力想要坐直,却总坚持不住三秒,又倒向一旁。

他摇摇头,道:“将军恕罪,在下已经喝醉,实在不能喝了。”

他想起身,叫道:“伯平……伯平……”

高顺连忙上前扶住,问道:“总统可还好?”

徐庶也起身,向吕布告辞。

朱言道:“回……回……”

高顺扶住朱言,对着吕布告辞。

吕布正在着急,朱言竟然没耍酒疯,没对着身边美人动手动脚,他的计划似乎就要功亏一篑了。

朱言已经一头吐了出来。他半靠着高顺,早已经人事不知。

貂蝉上前,掏出手绢为朱言擦拭嘴角。

吕布大笑道:“战场上我打不赢主公,酒场上,我可是赢了。伯平、元直先生你们都是见证。”

高顺不知该如何回答,徐庶笑道:“将军海量。不过今天喝的也不少了,我等就先回了。”

吕布如何应允,上来拉住徐庶两人,笑道:“这怎行,今晚还没喝够。且让主公到后宅休息,我与伯平你们二人,不醉不归。”

貂蝉也道:“二位将军,总统已经醉了,回去也没个人照顾。不如就去后院,有妾身照顾,想必总统也能好受些。”

高顺道:“护卫总统,乃是在下职责。”

吕布道:“就让护卫守在门口便是,我等三人在此,难道还有宵小之徒闯进来不成?”

高顺还要推脱,吕布沉下脸道:“往后,我与两位都同朝为官,同辅助工,正好亲近亲近。难道伯平从今往后,都不与我往来了?”

高顺为难的扶着朱言,徐庶看看吕布,又看看貂蝉,心中警惕,却也认为只要盯住吕布,便不会出现什么差错。

便笑道:“既是如此,我二人就与将军再喝一壶。”

吕布大笑道:“还是徐先生爽快。”

吕布转身倒酒,徐庶低声对高顺说道:“你我二人盯住吕将军,门口再有护卫守护,想必也不会出现意外,将军且请放心。”

他加重了‘盯住’两字的读音,高顺听了出来。便点了点头,招进两个护卫,道:“你二人先扶着主公到后院歇息,就守在门口。”

二人扶着朱言,貂蝉跟在后面,往后院去了。

大堂内,吕布三人的宴饮,愈发酣畅淋漓。

后院内,两个护卫扶着朱言进了一间卧室,床上铺满锦缎。貂蝉跟在后面,亲自打来了热水,给朱言擦脸,然后又脱了鞋,让朱言躺下。

洗脚的时候,朱言又吐了一次,还是迷迷糊糊的。

貂蝉挥手让两个护卫退下,她自己在屋内照顾。

两人退出房间,守在门口。

貂蝉看着睡死的朱言,神色复杂,犹豫半晌,终究还是咬牙,为朱言宽了衣衫。

最后自己一咬牙,也把衣衫脱了,躺在了朱言旁边。

《杠三国》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新笔趣阁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新笔趣阁!

喜欢杠三国请大家收藏:(www.funnyba.com)杠三国新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杠三国最新章节 - 杠三国全文阅读 - 杠三国txt下载 - 梦醒最悲凉的全部小说 - 杠三国 新笔趣阁

猜你喜欢: 我的师长冯天魁杠三国小阁老庆余年潜伏在大清抗战之兵魂传说
完本推荐: 我加载了恋爱游戏全文阅读带着系统做巨星全文阅读回到古代开食铺全文阅读野兽也是裙下臣全文阅读小阁老全文阅读杨柳细腰全文阅读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全文阅读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全文阅读零陵飘香全文阅读恶毒姐姐重生了全文阅读女大三千位列仙班全文阅读替姐姐嫁给病娇反派后全文阅读完美情人全文阅读男主不换人全文阅读妾无良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我带全家去打怪全文阅读网游之暴力奶了解一下全文阅读外星福晋进化史全文阅读参商全文阅读万千宠爱[穿书]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完美情人我的前任全是巨星万界游戏之登录玩家最强小农民来自‘世界级’的坑害我加载了恋爱游戏藏珠欢想世界潜伏在大清男配求你别黑化暗恋不值钱参商上神的快穿求爱路女大三千位列仙班极道天魔国家安排我去种田野兽也是裙下臣恶魔百货伪装结婚微光废太子生存指南大魔王娇养指南杨柳细腰斗罗之开局苟到满级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凌天战尊恶毒姐姐重生了我是女炮灰[快穿]撒娇庶女最好命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

杠三国最新章节手机版 - 杠三国全文阅读手机版 - 杠三国txt下载手机版 - 梦醒最悲凉的全部小说 - 杠三国 新笔趣阁移动版 - 新笔趣阁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