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新笔趣阁 >> 难哄 >> 番外

这声很轻, 贴在他的耳际,带过浅浅的呼吸。

桑延的表情稍稍僵住,像没听清似的, 眼睫轻动。他直视着她,轮廓明显的喉结缓慢地滑动了下,脸上情绪难辨:“嗯?”

两人目光对上。

盯着桑延的神色, 温以凡总算有了点参与感。虽没太看出他这是什么反应,但似乎比对着段嘉许那态度好了不少。她没再重复, 心满意足地坐了回去。

但下一刻, 桑延就抓住了她的手腕, 挑眉说:“再喊一遍。”

闻声,前头的桑稚回过头来, 问道:“什么?”

段嘉许抽空往桑稚的方向扫了眼。

见桑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桑稚眼睛骨碌碌的, 忽然对段嘉许说:“段嘉许, 我哥跟你说话呢。”

言下之意就是。

你,再喊一遍, 哥哥。

“……”段嘉许再度看向桑稚。

像是在记恨桑延刚刚的行为, 桑稚还在千辛万苦地给他找不痛快,并将这希望寄托于他的身上。段嘉许觉得好笑, 顺从地妥协道:“哥哥, 怎么了?”

那点旖旎瞬间被这话打散。

桑延眉心一跳,生硬地抬睫,在一瞬间有了直接拉着温以凡下车走人的冲动。他重新靠回椅背,捏着温以凡的力道加重:“没怎么。”

他这回反应没先前大, 让桑稚没忍住又回头。

桑延声音轻飘飘:“在想怎么杀人能不偿命。”

“……”

段嘉许把车子停到超市外的停车场。

虽然已经谈了好一阵的恋爱, 但桑稚还是不太适应在他们两个面前跟段嘉许谈恋爱。总有种在长辈面前跟对象你侬我侬的感觉。

进了超市之后, 她便拉着段嘉许到另一个区域。

温以凡从门口推了辆购物车,被桑延扯过。她想着刚刚在车上的对话,也不知道自己是在计较点什么,但又忍不住跟他算账:“感觉你在段嘉许面前——”

桑延侧头。

温以凡面上平静,慢吞吞地拿起旁边的商品,边说:“还挺不一样的。”

“……”

“不过也挺好的,”温以凡又把商品放了回去,唇角弯起浅浅的弧度,声音温和,“也多亏了他,我才能看到你不同的一面。”

桑延手肘撑在购物车上,背脊稍弯,瞧着她:“哪儿不同?”

温以凡也说不上来。

“温霜降,你这行为也是新鲜。跟老子在一块那么长时间,每回吃醋,”桑延站在原地,神色懒懒,“都是因为一个土啦吧唧的大老爷们儿。”

“……”

“故意找我茬?”

这话一落,温以凡回想了下,好像确实是如此。毕竟这么长时间,她也没在他身边见过什么异性朋友。她不太想承认自己这行为是在找茬,认真说:“那下次段嘉许再喊你‘哥哥’,你能不能坦然点接受?”

桑延:“?”

温以凡补充:“不然你俩有点像在打情骂俏。”

“你知不知道什么叫打情骂俏?”桑延身子前倾,抬手抵住她的脑袋,笑了,“还是说,你是在怪我没让你尝过打情骂俏的滋味?”

温以凡抬头。

“那畜生这么喊我是在恶心我。你喊我呢,那才叫打情骂俏。”桑延用力揉她头,将话题重新带回去,“刚刚在车上喊我什么?”

温以凡没好意思再重复,改了口:“弟弟。”

“噢。”桑延倒也接受,漫不经心道,“姐姐喜欢年纪小的?”

“……”

头一回听他这么喊自己,温以凡顿了下,莫名有点脸热。她轻抿着唇,自顾自地往前走,没再继续这话题,装作镇定自若的模样。

桑延跟在她后边,神态懒洋洋,又喊了声:“姐姐。”

温以凡回头:“你别这么喊我。”

“怎么?”桑延扬眉,声音带了点挑衅,“我看着年纪不够小?”

“……”

另一边。

桑稚扯着段嘉许在超市里随意逛着,边郁闷地碎碎念:“我哥也太烦了,动不动就拿生活费来威胁我。我也不是在意这点钱,但他这样也太幼稚了……”

段嘉许笑:“他那份以后我给你。”

桑稚立刻瞅他,抓住了其中的重点:“你为什么要帮他给。”

“……”

“虽然我刚看你能气到我哥,我还挺高兴的。”桑稚憋了几秒,还是选择过河拆桥,“但我现在越想越觉得不对,你别老那样调戏我哥。我看着都觉得你俩像一对。”

“……”

像是觉得荒唐,段嘉许无言到直乐:“什么?”

桑稚盯着他那像是随时在给人放电的眼,嘀咕道:“反正你以后注意点。我明天就回学校了,也看不到这边的情况。要不然你就少点跟我哥见面。”

段嘉许侧头看她。

“不过我那天看你跟钱飞哥说话,还有浩安哥。”桑稚感觉眼前的男人一言一行都像是在蛊惑人心,很不讲理地开始翻旧账,“也都挺暧昧的。”

段嘉许模样斯文坦然,慢条斯理道:“放心,哥哥只喜欢年轻的。”

“……”

说着,段嘉许弯唇捏了捏她的脸,话里带着淡淡的谴责。

“小白眼狼。”

“……”

桑稚装作没听见,扯着他继续往前走,顺带把话题扯开:“我哥说今晚吃个火锅,那我们去看看蔬菜。对了,你之后就算加班,也要记得吃晚饭。不要老吃外卖,你要是不想做的话,可以去我家吃。”

段嘉许拉长尾音啊了声:“那不得见到你哥?”

“…那。”桑稚回头,莫名有些心虚,“那你不跟他说话不就好了……”

从这排货物架穿过,再径直往前,两人走到生鲜区。

桑稚一眼就看到站在那边的桑延和温以凡。她牵着段嘉许,下意识往他们的方向走,刚走到桑延身后,另一端突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住她。

“桑稚。”

她闻声望去,瞬间对上自己的小初高中同学傅正初的脸。

其余三人也顺势看过来。

傅正初神色明朗,笑了笑:“还挺巧,又见面了。”

段嘉许眉梢轻挑了下。

注意到桑稚身后的段嘉许,以及他们两个交握着的手,傅正初的表情微滞,脱口而出:“这个真不是你哥吗?”

桑稚刚上初一的时候,因为在课堂上惹怒了老师,所以她偷偷拜托了段嘉许去帮她见老师。当时傅正初也在场,也因此,他一直认为段嘉许是她亲哥。

前些天,桑稚国庆放假回来,是段嘉许来南芜机场接她的。

两人当时恰好碰见了到机场接人的傅正初。

那天,注意到两人亲密的举止,傅正初极其难以接受,像是三观被人颠覆了一样。之后还发微信,委婉地劝导了她一番,试图让她回头是岸。

桑稚觉得无语,指了指桑延:“这个才是我哥。”

桑延插兜站在原地,神态居高临下。

“哦哦,哥哥姐姐们好。那桑稚,你别把我之前的话放在心上,是我误会了。”傅正初挠了挠头,也解释了句,“那我先走了?我跟我舅舅出来买……”

没等他说完,突然有人扔了几袋巧克力牛奶到他面前的购物车里。

发出啪嗒几声响。

顺着这举动,众人看了过去。

来人是个高瘦的男人,穿着深色衬衫,袖子挽到手肘的位置。他的肤色白到病态,额前碎发稍稍遮挡了眉眼,眼角弧度微扬,锐利冷然。

男人的脸上不带任何表情,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眼神漠然到像是看着一堆死物。

模样生得极好,却跟桑延和段嘉许的气质全然不同。

像是一朵无人能采摘的高岭罂粟。

温以凡和桑稚都不自觉多看了几眼。

傅正初盯着他扔进来的东西,随口问:“舅舅,你什么时候开始喝巧克力牛奶了?”

男人没应声,抬脚往另一头走。

在这个时候,桑延散漫地出了声:“傅识则?”

傅识则脚步停住,转头,轻描淡写地往桑延的方向看,仍然没半点要说话的意思。旁边的傅正初觉得冷场了,立刻开始缓和气氛:“哥,你认识我舅舅啊?”

桑延下巴稍扬,没说话。

见状,傅正初看向傅识则,用眼神示意他说几句。

傅识则上下打量着桑延,情绪没任何变化。他微不可察地颔首,冷漠收回眼,又继续往前走。看着像是很看不上他这种套近乎的行为。

“……”

温以凡还是头一回见到人这么给桑延脸色看。

她觉得稀奇,继续盯着傅识则的方向。

傅正初格外尴尬,勉强解释了句“我舅舅嗓子最近不太舒服,哥你别介意啊”。而后,他跟其他人道了声别,立刻推着购物车追上傅识则。

桑稚又把这个事情点出:“哥,人家好像不认得你。”

桑延毫不在意地“啊”了声。

温以凡目光还放在傅识则的背影上,也问:“你认识吗?”

“嗯。”桑延瞧她,平静地解释,“以前也在一中,比咱小一级。”

温以凡点头,视线仍然未挪。

周遭瞬间安静下来。

过了一阵子,温以凡突然注意到不对劲,转头看向桑延。

与此同时,桑延也出了声,面无表情地说:“好看?”

“……”

这话明显是误解了她的行为。

温以凡正想解释。

桑延眼眸漆黑,捏住她的下巴,一字一顿道:“你眼睛怎么不干脆长他身上?”

“……”

-

返程的车上。

几人聊着聊着天,不知不觉又扯回刚才的事情。说到这,桑稚觉得奇怪,忍不住问:“哥,我那个同学把段嘉许当我哥了,你怎么不觉得奇怪?”

“哪儿奇怪?”桑延闲闲道,“我以前也以为你把他当亲哥。”

“……”

这事儿也过了好几年了,桑稚死猪不怕开水烫般地坦白:“我初中的时候,让段嘉许冒充你去帮我见老师了。”

桑延抬睫:“我知道。”

桑稚:“?”

“你那老对象经我同意才去的。怎么,你不知道?”桑延看热闹似的,语气很欠,“噢,原来还当成你俩间的小秘密呢。”

“……”桑稚面色一僵。

“行。”桑延痛快道,“那当我刚刚没说。”

桑稚看向段嘉许,正好注意到他此时正忍着笑,情绪更加不爽:“你笑什么?”

“在想你那时候还挺自来熟。小小年纪就威胁我,不同意就跟要跟阿姨告状,说我跟你哥对你——”段嘉许回想了下,眉眼舒展,“男男混合双打?”

“……”

这话让桑稚想起了自己以前的丢脸事。她觉得憋,不想再跟这两个老东西交谈,回头跟温以凡说话:“以凡姐。”

温以凡正看着手机,抬头:“嗯?怎么了?”

桑延打断他们的交流:“不知道喊嫂子?”

桑稚才懒得理他,跟他作对般地重复:“以凡姐,你说我同学那舅舅是不是长得很帅?”

这话让车里安静须臾。

段嘉许瞥了她一眼。

桑延也顺势看向温以凡,眼神似乎在让她注意点回答。

桑稚又刻意道:“感觉能吊打这整车的男人。”

“小鬼,你感觉错了,跟我比那叫碰瓷。”桑延目光仍放在温以凡身上,指尖在她手背上轻敲,语气傲慢,“吊打驾驶座呢,倒是绰绰有余。”

“……”桑稚表情一言难尽,继续等着温以凡的答案。

想到刚刚在超市就有点惹到桑延了,但傅识则那长相确实也不能说是不帅。温以凡认真想了想,忽略了桑稚那句“吊打”,中规中矩地答:“是挺帅的。”

但这回答让桑延的气压明显低了下来,捏着她手的力道也加重了些。

恰好遇上红灯,车子停了下来。

前头的桑稚忽地收回视线,看向段嘉许的方向,短暂问了句“干嘛”,之后再无动静。两人对视着,没发出什么大的声响。

温以凡这会儿也没精力关注前边,瞅着桑延生硬的表情。她思考着如何哄他,叹了口气,压低声音主动提议:“算了,弟弟有点不成熟。”

“?”

“我们还是别姐弟恋了。”温以凡弯唇,话锋一转,“行吗?哥哥。”

“……”

此时此刻,前方。

坐在驾驶座上的段嘉许侧过头,直勾勾地盯着桑稚。他的眼眸染光,璀璨而分明,嘴巴一张一合,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桑稚没太看懂,把脑袋凑过去:“什么?”

段嘉许低头,嘴唇贴在她的耳边,悠悠道:“哥哥打算争个宠。”

桑稚茫然:“啊?”

沉默几秒。

她听到男人的声音更低了些,近似用气音,跟她调起了情。

“回去再给你看点好看的。”

……

把车子开回桑家。

温以凡被桑稚拉着先往大门的方向走。

桑延和段嘉许走到后车厢的位置,将刚买回来的大包小包提出来。他双手都是袋子,腾不出手,加之后车厢的盖子也不算高,便直接抬腿将车盖往下踢:“你能管好那小鬼?”

段嘉许笑:“怎么了?”

“让她注意点,想给你找不痛快的时候,就专注这件事儿。”桑延偏头,直截了当道,“别拉着我媳妇儿一块。”

“你直接找她谈吧。”段嘉许温文尔雅道,“我不太管她,一般都她管我。”

“……”

桑延有点受不了他谈恋爱这德行,啧了声。

两人走到楼里等电梯,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温以凡和桑稚已经上去了。

“为你结婚这事儿,最近苏浩安给我打了好几次电话了。”段嘉许低笑了声,“每回都问我什么时候结婚,说要赶在我之前。”

桑延散漫道:“他哪来那么多破事儿。”

段嘉许眼角微弯,十分尊重地询问了下当事人家属的意见:“你觉得什么时候好?”

桑延嗤笑:“关我屁事。”

段嘉许:“你妹能大三就结婚?”

“……”

电梯恰好到一楼,发出“叮”的一声。

场面静滞住。

桑延定定地看着他,忽然转了下脖子,把袋子扔到地上。而后,他抬手扣住段嘉许的脖子,向下压,感觉自己每天都在被这畜生刷新三观。

“牛逼,谈个恋爱连物种都变了。”

因这力道,段嘉许身子前倾,不受控咳了声。他好脾气地抬头,神色从容镇定,仿佛并不觉得自己的话有什么问题:“什么意思?”

“能再给我看看你当人的时候是什么样?”桑延服了,“我压根想不起来了。”

“自己注意点。”桑延松了手,重新把地上的东西捡了起来,“我家不收畜生玩意儿。”

“……”

3.

温以凡生日的前一天晚上。

不知剪刀被桑延收到哪里去了,温以凡在客厅翻找了半天,突然在其中一个柜子里,发现了几个桑延的旧手机。

其中一个是老式的按键手机。

边缘已经被烧化,变了形,看着完全不能用了的样子。也不知道还留着干什么。

这个痕迹,让温以凡立刻想起这房子被烧的那天,钱卫华采访桑延时,他所说的话。

——“除了房子和家具就烧了个手机,不过也早就不能用了。”

这么看的话,烧的好像就是这个。

温以凡怔怔地看了一会儿。

恰在这个时候,玄关响起了开关门的动静。她转过头,跟刚进门的桑延对上视线。他换着鞋子,边问:“在干什么。”

温以凡啊了声:“找剪刀。”

桑延:“我放厨房了。”

“好。”温以凡把手机归回原处,站起身往厨房走。她的思绪有点飘,仍想着那手机,余光见到桑延也跟了进来,便主动承认,“我刚看到你的旧手机了。”

桑延随口应:“嗯,拿剪刀做什么。”

温以凡:“我想开个面膜,撕不开。”

发现话题被他带走了,温以凡又带回来:“那手机里有什么东西吗?你怎么还留着。都烧成那样了。”

桑延言简意赅:“咱俩的成绩。”

这话等同于在说。

那手机里存着他们高二到高考结束后的短信。

零零散散的对话,偶尔的问候,还有雷打不动地互报成绩。

要仔细想的话,温以凡也能勉强想到他们那时候每天是在说些什么。不夹杂任何暧昧,对话都正常不含别的意味,却似乎自带甜意。

……

桑延:【明天你生日,下回我过去给你带个礼物?】

温以凡:【你生日是什么时候?】

桑延:【元旦后一天。怎么?】

温以凡:【回礼。】

……

桑延:【考差了,安慰我几句呗。】

温以凡:【晚点行吗?我考得挺好的,还想开心一会儿。】

……

温以凡:【我今天回家的路上,在便利店里看到个男生,还挺像你的。还以为是你过来了。】

桑延:【下周六,行不?】

温以凡:【什么?】

桑延:【给你看看正品。】

温以凡的回忆被桑延打开水龙头的动静打断,她回过神,盯着他的侧脸。回想起重逢之后,他装作不认识自己的模样,问道:“你之前为什么装作不认得我了?”

“那么久不见,”桑延抽了张纸擦手,说话毫无正形,“我怕你跟我借钱。”

“……”

瞥见她的表情,桑延没忍住笑了声,习惯性掐她脸:“你这什么眼神,我还不能给自己留点面子?”

温以凡:“那你让余卓来跟我说话不就好了。”

“我想给自己留点儿面子,”桑延不知道是她想法有问题,还是自己的逻辑有问题,“不代表我不想跟你说话,懂?”

“……”温以凡顿了几秒,莫名笑了,“所以装作不认识来跟我说话。”

桑延似乎并不在意被她知道这些事情,只看着她笑,也跟着笑起来。他直起身,想拿起一旁的剪刀:“不是要用剪刀?”

没等他拿起来,温以凡已经钻进他的怀里,伸手抱住他。

桑延动作一停:“怎么?”

“没什么,”温以凡也不在意他是不是能听懂,低声自言自语,“抱抱正品。”

厨房内光亮寂静。

听到这话,桑延的神色微愣,而后,不知是想起了什么,唇角扯起。良久,他低头吻了下她的脑袋,喊她:“温霜降。”

温以凡抬头,对上他的眼。

“嗯?”

男人碎发落于额前,在脸上打下细碎的剪影。他的身材高大宽厚,回抱着她,带着极为强烈的安全感。他用鼻尖轻蹭了下她的鼻子,很自然地说:“明天去领证。”

“……”

这话突如其来。

像是氛围到了之后的临时起意,又像是深思熟虑过后说出来的话。

但不管是哪种情绪。

都是,在告诉她。

他已经把她的一辈子给定下来了。

温以凡莫名有点眼热,用力眨了下眼,半开玩笑:“不挑个黄道吉日吗?”

桑延抬手,轻抚着她的眼角。

“明天就是。”

“明天?”温以凡思考了下,“明天好像是我生日。”

“嗯。”

一瞬间,温以凡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你出生的那天。

对我来说,就是一年到头最佳的,黄道吉日。

※※※※※※※※※※※※※※※※※※※※

带已已的新儿子出来溜溜!虽然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出生!!但已已还是要先让你们看看他长什么样!!!!

-

最近晋江好像出了个抽奖功能!!

那这章抽300个红包吧,你们都来414好吗!!!!大家跟个潮流!!!!!!!!!

喜欢难哄请大家收藏:(www.funnyba.com)难哄新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难哄最新章节 - 难哄全文阅读 - 难哄txt下载 - 竹已的全部小说 - 难哄 新笔趣阁

猜你喜欢: 我是女炮灰[快穿]千金归来上神的快穿求爱路野兽也是裙下臣觊觎你的美暗恋不值钱完美情人牙印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万种风情皆是你难哄网游之暴力奶了解一下伪装结婚万千宠爱[穿书]假少爷攻略指南四次元口呆!大佬的丫头不好惹来自‘世界级’的坑害私人浪漫在偏执云爷怀里撒个娇顶流与我的爱情故事从零开始当国王等光降临时
完本推荐: 参商全文阅读私人浪漫全文阅读杨柳细腰全文阅读我的逃生直播馋哭全星际全文阅读偏爱全文阅读完美情人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我在末世当画家全文阅读玉楼春全文阅读上神的快穿求爱路全文阅读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全文阅读从零开始当国王全文阅读男主不换人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我带全家去打怪全文阅读千金归来全文阅读微光全文阅读难哄全文阅读在偏执云爷怀里撒个娇全文阅读妾无良全文阅读吾妻非人哉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最强小农民精灵世界幕后黑手不断作死后我成了白月光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这个魔帝太难做了小阁老开荒女仙牙印逍遥游带着系统做巨星假少爷攻略指南恶毒姐姐重生了长夜余火子规吟之血衣迷案在偏执云爷怀里撒个娇觊觎你的美完美情人外星福晋进化史男配求你别黑化替葬重生后我被摄政王盯上了大魔王娇养指南皇上您该去搬砖了师姐是个福气包恐怖复苏:开局签到天煞孤星暗恋不值钱从零开始当国王难哄抗战之兵魂传说花滑 我还是更适合参加奥运参商

难哄最新章节手机版 - 难哄全文阅读手机版 - 难哄txt下载手机版 - 竹已的全部小说 - 难哄 新笔趣阁移动版 - 新笔趣阁手机站